为什么爱灾民比爱恋人容易

为什么爱近人比爱远人难?

这个题目很大啊。

为什么你可以去爱灾区的人,但是这个爱用到自己在乎的人的时候特别没有操作性?

外胜内吧…而且灾区是一时的啊…身边的人时时刻刻在,你要持续付出,所以比较难吧?还是说近乡情怯?

因为你自己对这近人有特别的贪,贪爱相生。对远人你没有这个贪,要达到同样的效果你就比较轻松。

为什么这种CARITAS我可以轻松的用在素不相识的人那里,却在自己在乎的人那里很难轻松搞得像修炼?

但是,爱这东西不是用它绝对的益处来衡量的,是用【绝对的益处加上它所克服的贪婪】来衡量的。

举个例子,你去给一个人治了病,这是一种输出。你去给一个人治病,看见他家地上有万两黄金没有任何人看守但是你一点没动,【后者就比前者爱的成色足】。尽管从净效果来说,表面上看起来是一样的。在对方而言得到的都不过是病被治好而已,给你的报酬也都是十块钱。但是两者的爱实际上份量不等。

现在我们翻转回来看:你给灾区人捐赠十元,和你送给自己身边的人十元,后者难,但是【后者的成色也更足】。因为后者有一个“你应该有所回报”的期待,起点就是很大的负值。在这前提下,假设你只用上对灾区的人的那种力度的爱,你很可能连这个负值的坑都填不平。实际上爱的力度是一样的,只不过灾区人的起点比较高,是从零值起步的。身边人的起点很低,是从一个巨大的被爱的期盼——一个巨大的负值——起步的。

是的,付出的人其实自然是期待被满足的,有时候是下意识示爱。

在这个情况下,对身边人能做到无害有益,已经是非常非常可歌可泣的事情了,越是亲近越是难。

这也是为什么被爱的人往往觉得压力很大很想逃走的原因吧?

是的。一个自称慈善的人,在你拿了“捐赠”之后向你开口索要回报。。。这是一个非常艰难的位置,大部分的人都会有非常强烈的内隐的愤怒,因为这客观上来说是不公道的。

结论是:爱的成色首先是和它克服的贪相关的,然后才是和它造成的净利益相关的。

换句话说,你可能表面上看起来对你的身边人一点都不好,但是客观上说,你却完全有可能已经付出了比对净受益于你的外人所付出的更大的爱。尽管结果上看前者在被你骂,什么净得的好也没落下,而后者似乎得着好处了,但是实际上你付出的爱很可能对前者反而比对后者多,因为前者的起点是一个【很大的负值】。

所谓的修炼,就是指要不断的反省,把这个若不经修炼必然存在的负值不断的压缩小。否则,对绝大多数人来说,他们个人的爱的努力,都很不容易抵消这个负值去达成净输出,往往【欲爱反害】。

有的人甚至有比值关系,越是迷恋,这种被爱的期待就越是猛烈。但是他爱的力量却几乎没有什么进展——更别提未经主动的修炼,一般人的所谓“爱的能力”往往是“茍利天下而一毛不拔”这种水平,本来就近乎零。于是会出现这种越是“爱”越要人命的状况。第一天说我好喜欢你我们交往吧,人家答应了。你若不离开我,就不能算爱我了。。。从第二天开始就开始逼你和断绝和其它男人的一切关系。

——————
整理:枫叶兰
编辑:四季
审核:四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