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围观的伤

(注:前情为一女生被分手后在网上发帖描述自己一个人是如何难过,如何过着“自暴自弃”的生活。)

惨吗?其实,一个人做的都是自己想做的事,这时候就谈不上惨,她做的事情样样都是她自己想做而做的,不是吗?吃雪糕、暴走这些,她都心想事成了,那么她就被值得同情的圈里划出去了。她只是没实现欲求,而不是失去了自由,只有后者值得同情。

这些只是用来发泄的途径啊。

发泄什么呢,欲望没实现而留下的失望?

失望、悲伤、心痛,试图用一切方式来填补心里的空缺。

那么就是我说的这个啊,她这么去做,其实是在享受痛苦,享受因为折磨而带来的身份感。

这个会上瘾吧。

是的,做任何别人普遍不会做的事情,都会带来身份感和存在感,这个范围里包含了大量的蠢事,毫无意义的自我伤害的事。失恋的人、小朋友、缺少自信的人,经常会绝望的依靠这个来解决自信丧失问题。就是故意做蠢事,为自己的生命履历里面添加独特的内容,这样就把自己和别人区分开了,我是特别的了,用来抵消被恋人彻底否决造成的虚无感。这种特别感,存在感有很强的快感效应,做久了会上瘾。她现在一面似乎悲伤,另一面其实是在做成品展览会,收割同情的同时收割赞叹,因为不感叹她的惨的人是不会去安慰她的,安慰她的人也自然是被她的特别触动的人。

这样的人感觉不少。。遇到这样的情况,最好的是忽略不参与吗?

不要做出让他觉得他很特别的事

不去增加对方的快感。

这个先晚一步说。先要考虑的是我们自己要怎么避免这么做?其实,做别的事来增强自己的存在感是一条必经之路,所有人都一样,并不是只有她这样。这么做本身不是问题,问题在于——你选择的题材,你选择的题材有无价值。不是对你自己有无价值,而是对普遍的他人有无价值。这位悲伤女选择了自身毫无价值的题材,发现了吗?她选择的这些题材,除了可以攫取存在感这唯一剩余的意义之外,是毫无别的价值的。

越有价值的事情,便越是好的,越无价值的事情,便越是坏的。她大口的吃着糟糕的东西,为什么?因为她饿,饥不择食。你自己失恋,或者被开除,或者怎么怎么了,你也会有这冲动去干点什么疯狂的事,是人都会,但是你一定要有一点品味,要干点【对别人多少有益】的事。喝多了酒半夜在马路上睡觉然后和警察打架,你事后的确可以据此吹嘘哥当年也不羁过,但是那是【没出息得很特别】,这是其一。其二是:不要把这些事拿出来秀,不要去“榨油”。这东西没营养,拿出来再秀一下其实是不解饿,还想再榨出点油来,看得明白么?你要是只跟一二朋友倾吐,没问题。你要是逢人就要说一下我好惨,或者把我好惨贴在公告栏上,这就是在榨油了。这事本身带来的快感还不够,享受完了就high过了,所以再二次利用一下,再榨出新快感来,这是很危险的心态了。存在感要撑得住,要靠提供独特的价值,而不能靠仅仅独特,后者只是纸牌城堡,搭起来飞快一阵风就能吹垮。你正跟客人炫耀你的城堡是有多巍峨人家打个喷嚏你哗啦一下垮一半,那时候才惨。你通过这些事觉得自己很特别,结果一真的把你放到实务中去,你的特别能变成什么实在的东西吗?你是特别能做出好设计?还是特别会推销?还是特别擅长某工艺?还是特别有文采?

因为你花了大量无谓的时间去干街上暴走这类事,你很快会发现一分浪费一分报应。你不是特别牛叉,你是特别无能。很多人会辩称年少轻狂也是一种生活经历,譬如将来可以作为精彩的小说的素材因此也是一种财富,其实呢,这类人绝大部分什么都写不出的,因为写东西要的毅力和技术他们没时间去练,一般就都变“诗人”了。憋死半天只够憋“诗”的,憋了两首就泄气了。

至于说怎么可以帮她,唉,说实话,这种你没法帮了。做到了榨油这一步,已经成了快撞南墙的火车,你硬要它在撞到南墙之前停下,你得用巨大的力去拉住她,这么大的力,和撞南墙相比还不见得哪个让她更悲剧。就像父母看见孩子网瘾不想考试,于是用铁链子锁家里逼学习,这甚至比让他考落榜一次的问题都大,但是不用这个力度,你就拦不住他。发现了吗?作为一般路人,这不关你事呀,我在做的正是我在看了这事之后能做的最大输出,就是尝试让其他人避免陷入这个境地。这事老实说只能预防,只能早期着手,真走到这步,南墙撞定了,真想帮,去帮别的帮了有用的人。你帮这个反而要被她看作讨厌,还要令她有额外的痛苦,要延长她的痛苦。你不插手,她撞了南墙,她能服天意。你硬插手,那就被认为是你插手造成的,也的确是你造成的,你怎么知道人家肯定撞南墙呢?

——————
整理:花生和尚
编辑:花生和尚
审核:四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