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处

处女身有利有弊。有利于增加婚姻的筹码,但是有碍于你走到婚姻这步。

我觉得父母本身是为了我着想,怕我以后嫁人吃亏。

不,只是这个导致你的选择范围是必须要能接受这一点的群体。这个群体目前看来,只怕并不比不能接受的群体大,这很客观。这是其一。其二是,现在的你的同龄人,大部分都会觉得到了二十岁左右保持禁欲是很难忍的痛苦,这个群体里面流行这个观点。这很客观。【有的痛苦,是让人影响出来的】。人人都在高喊这个很痛苦,个别人觉得“我好像觉得还好啊”就很需要成本,需要付出努力才能保持对“我没有错”的信心。但是我很遗憾的一点是——除非他有特殊的经历或者特殊的成长背景。否则,这种在这样强大的影响下仍然能保持坚信“我是没错的”的能力,很可能来自于一种对群体观点强烈对抗心而不是来自自己的生活体验或者学术能力。这往往意味着在别的方面他很可能“不进油盐”或者【疏离社会】。这是我为什么说现在不能接受这一点的人群会比较多,而你坚持处女身至少从几率上说会影响你走到婚姻这一步的原因。因为假设他们的社交状态不反常的话,很难在这样力度的鼓吹下保持完美的坚持。看懂没有?这就好像一个小孩从小被所有人说海水是淡的(尽管海水确实是咸的),并且他自己从未喝过海水,也从未进行过足够的调查和研究,结果长大了却认为【海水不是淡的】一样。这反而是特殊现象。会是少数。

你对你“身边的圈子”的认识很可能视野太窄。首先,现在的问题是【他身边的圈子】。其次,人们不会当着你的面表达非传统的观点——除非他们有点神经粗。要说“传统”,我很怀疑有人能在自己的身边找到什么真正“不传统”的圈子。嘴上怎么说其实跟实际怎么选择是两回事。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你本人现在算是传统还是不传统?你连你本人都难以下断言。现在你的闺蜜很可能把你划到不传统——至少是不那么传统——的圈里去了。但是不知道这件事的人,会把你划在哪个圈子?假设他们把你划在“传统”圈里面,他们现在的论据还充分吗?要是把你划在不传统的圈里面,你觉得他们划得对吗?换句话说——你那句“我身边的圈子很传统”本质上是一种【设想】。是一种因为你从未仔细考察,但是你默认这么以为,才显示出来的所谓“事实”。

很遗憾,基本上总会有人说你不自爱。譬如把这个故事换个版本,比如你守身如玉厉声喝止,然后你换一个闺蜜,人家又要说你不懂道理,不自爱。她又没在批评你了解得多,她是在批评你这么快、并且是主动的和对方性接触啊。

我简单点说吧:只有明明很煎熬,也担心你为难所以不肯让你困扰的人,可能值得你犯这个错。看清楚这句话:你错了。在你面前挑逗你的话,已经是隐性的骚扰和强迫。你现在一个很要命的问题,在于你背书了这个行为,于是他也失去了这个【最好的】证明自己值得你犯这个错的机会了。这才是【恰当的矜持】真正的含义。

他挑逗你,你面带娇羞说你真坏,然后顺着往下表示各种开心,这就是种“背书”。他既然没有必要忍受这个煎熬,自然也就不会忍受。而本来他能为你忍受这个煎熬,并且是一声不吭、毫无怨言的、认为完全理所应当的忍受,是你值得为他犯这个错最好的依据。你看懂没有?因为恰好这种忍耐,是爱人理所应当做到的东西。但是它又确确实实是很难忍的,因此能完美的忍住它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据,一种你可以寄于信念的东西。反而对这样一个人——注意,你要确信他不是因为胆怯或者愚蠢所以没干——给他什么你都不容易后悔。看懂没有?

现在还谈不上失去,只不过算是“耽搁”了。假设你想破处,那么我认为交给一个值得的人会好些。注意,我说的是【好些】,【不是】【必须】。

我已经说过了,暂时停止谈论性话题,也不要随便有性接触。你可以说你现在对这个很有顾虑,而且压力也很大——注意,这不是假话,这是【实话】。不是吗?你现在到群里来“求打醒”,说你很纠结。这是很客观的,不是在【故意】矜持,你只是在实话实说。但是你这个话说出了口,对他就存在【克制的义务】。看懂没有?他是否乐于承担这个义务,是否为此太痛苦,这是一个很值得你考虑的问题。为什么说这值得考虑?因为将来比这个艰难的问题还有很多,比如你的父母,比如你的职业,比如你对生育的态度。的确到时候他还会有所成长,但是现在这件事情,他是什么态度是一个很要紧的问题。

注意,我没说他听了就要能克制住,我是指你要能看得见他能认识到他应该克制,并且有做出值得注意的努力。也许他最后还是克制不了——这说实话对小男生很难。但是要点是,他有没有试着克制,试着克制自己来让你能保持你自己【当然的】权利。如果他拍桌子说“你怎么可以这样”什么的,虽然可以理解,但是,我觉得你自己应该清楚,为此破处就是一个错,一个不该犯的错。

那并不意味着你就应该放弃他。我说了,这事对小男生很难,包括刚才说的拍桌子这个反应都有可能他都忍不住要干出来。你需要保持耐心,他可能有一天能明白过来,能开始真正的爱你,而不是仅仅跟你“交往”,“做男女朋友”,或者仅仅“【说】爱你”。那个时刻,你要是做得对,他可以早点到达。

换句话说,你真的想要早点破处,应该做的是帮他早些获得这个资格。而你的【不矜持】,是在【耽搁】他。甚至你直接上了,那不是帮助他,甚至算是【对他不起】,因为【他的处子身也不该这样用掉】。因为你这样忍不住就上了他,【你】没在爱,你导致【他的处子身丢给一个不爱他的人了】。看懂没有?

尽管看起来现在他本人就很愿意这样,但是这种“愿意”,有点像有烟瘾的人喊着想吸烟,他是因为不愿忍受他本该忍受的东西——换句话说,是因为不自觉的怯懦——而这样的。你不是随随便便满足他,而是目前来说,你能做的是【不介意他幻想你】,因为这个是他的自由。但是,客观来说,你现在还没放下你这个结,并且他的痛苦本身是你的一个压力。假设你动手帮他解决,你很担心他可能会更难忍,这会恶化你考虑这个问题的心态。【你忍不住要放他过关】。

其实本身倒也没什么,只是会将来有点遗憾。另外,将来想起来会有隐患,时不时你就要怀疑他是不是因为饥渴才要你,因为【你清楚他是忍不住饥渴的人】。到那时,你手里有“客观证据”,破处就是因为他忍不住嘛,想否认都难。到时候就悲催了。就好像一个人,偷拿了人家搁在阳台上的钱包,这很情有可原——妈的诱惑太大;但是你将来想起来,你有各种不稳,这人要是你的伙伴或者下属,你心里慌,你到时候就不会想这情有可原,你很可能会忍不住想这罪无可恕。但是,【当初是你背书的】。这不公平。

破处本身的重要性是你自己的事情。你最悲催的一种结果是,你破了处,结果这个巨大的赌注反而对别人有害,损己不利人。假设一件事情与你有损,你最少要注意尽量与人有利,尽量不要有害。这其实很直白:你可以把处女身当成必须给出去的十万元,总是要给的,永远不给你最后反而损失了;你最不希望的是给出去反而害了人。恕我直言,给这样状态的小男生,其实很害人。我不反对破处,但是我绝对反对小女生让自己的处女身变成一剂蒙汗药甚至吗啡。对方抱着吸吗啡的心来,你给他就会变成一剂吗啡。

实际上,处女身最好的一种用法,就是用来作为一个小男生学会爱人的奖赏。

——————

整理:哪吒
编辑:哪吒
审核:四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