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会】杜十娘怒沉百宝箱( II )

杜十娘真正最大的错是什么?是【自作聪明】。自作聪明,不是指她之前用计,也不是指她操纵各种人,也不是指她身怀巨资隐忍不发,而是指【她对自己的绝望太确信】。

这是自作聪明者的致命伤——一旦聪明人认定情况绝望,他们就会很【确信】。因为他们自信聪明绝顶,所以他们非常相信他们自己感受到的绝望是绝对正确的。一向以来,他们算计别人,算计事情,总是占上风,总是自信算无遗策。相信自己的一切判断,相信自己总是看得最深最准,相信一切其它的意见最后都是扯淡,就是自己的铁口直断最后会被证明是正确的。结果是什么呢?结果就是他们在绝望面前会【特别脆弱】。

事实上,遇到非常逆境的时候,更多的影响是来自【绝望感】。而不是真正的具体困难。一个人如果不是特别自信——至少不是自信到认为世人皆醉我独醒的程度——的话,他会发现他自己找不到出路或者不相信有出路其实不要紧。因为他知道出路是否存在,实际上他自己判断不全。他自己相不相信,也不影响到出路的客观存在。因为这个基本的认知,绝望对谦卑的人就很难有致命影响。

但是偏偏是自视甚高的聪明人,他们极其容易犯这种错误——相信自己的相信。他们自己出于冲动相信事情是绝望的,然后他们自己又作为第二主体,在一切人中最相信做出这个判断的自己。【盲从自己】。甚至可能到达“我不会无缘无故觉得绝望,所以我觉得绝望一定是理由充分的”的程度。他不会和人探讨,因为他不认为别人的反面意见有任何值得参考的可能——他自信自己肯定全都考虑过了。有人勉强要和他探讨,他也会强烈的不自觉的践踏荣耀原则,自以为“听懂”,把一切意见自行扭曲成他早已考虑过的东西。

目空一切的人、一贯认为一切尽在自己掌握的人,尤其如此。一旦遇上杜十娘这样的事,局面被动到一定程度,悲观到一定程度,聪明人们很容易认为“继续坚持是没有意义”的。因为自己自信失败不可避免,常常会导致人在其实局面根本谈不上悲观的时候就崩溃性的失败。

我们站在旁边看看杜十娘最后这个局面,她事实上没有必要这么处理,不是吗?李甲说出那些混帐话之后,她并非没有机会翻盘。那时候契约并没有订立,不是吗?稍微不要这么极端,这故事未必要是这个结局,无非走了一段弯路而已。但是杜十娘选了最激愤的反应。

这样的事情,在我们的生活中时常可见。我们不能仅仅推说这是为了小说的戏剧效应而做的安排。在现实生活中是有例子的。甚至,说得不客气一点,我们中大部分的人想必都在不同规模上干过这种事——赌气、油盐不进、发了疯的干蠢事、非要掀桌子不可。

根子在哪?就在于【自作聪明】。

忘了一个简单的事实——我不相信存在的东西,就一定不存在吗?我不看好的东西,就一定完蛋吗?我有强烈信心的结论,就不可能是错的吗?这本来只是常识,是不存在争议的东西。但是事情当前,你忘记这个事实你就活不下去,你就坚持不住。对策只能是平时时时处处记得【谦卑】。

爱是恒久忍耐,爱是永不止歇。不谦卑的人,做不到这两点。总是昨天好好的,今天一不愉快就要分手。

其实,谋划失败,托付不效,遇人不淑,这都是常事罢了。到那个点,就算有错,其实也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非战之罪。因为这个而停止进取,这才是错。你自己谈恋爱,找错了人,遇到坎没过去没弄成,等等等等,这都是常事。一回头已是百年身,这也是常事。但是你要是因此以为你【已经有充分的理由绝望】,这里你就真的错了。

事情完没完,不该你说了算,该神说了算。

我最最愤怒的一点就是——大多数人其实根本不该绝望。那些所谓的挫折、所谓没办法的事,绝大部分都是他正常成长一两年后回头看根本不值一哂的事。换句话说,一两年后【必后悔】。要的不过是【稍微不要那么骄傲】。就算是按照一般观点来说非常严重的问题,其实也未必没有解决的希望。问题是,因为他已经放弃了三五个月的努力,情况在他的悲观之下【变得真的很悲观】了。

欠缺在哪了?这韧性怎么就凝聚不起来?根子就在【自傲】。

【坚韧是谦卑者的专利】。

杜十娘的悲剧,根子其实不在我们说的她对爱不了解,也不在于她看人眼光不准——那些弄错了再来好了。悲在【不谦卑】。

杜十娘对李甲那几次是试探么,爱情里面该不该反复试探呢?虽然她手上有足够的银子,但是她依然不动声色,看着李甲奔忙。

是夜,十娘与公子在枕边,议及终身之事。公子道:“我非无此心。但教坊落籍,其费甚多,非千金不可。我囊空如洗,如之奈何!”十娘道:“妾已与妈妈议定只要三百金,但须十日内措办。郎君游资虽罄,然都中岂无亲友可以借贷?倘得如数,妾身遂为君之所有,省受虔婆之气。”

李甲拿了三百两银子,喜从天降,笑逐颜开,欣欣然来见十娘,刚是第九日,还不足十日。十娘问道:“前日分毫难借,今日如何就有一百五十两?”公子将柳监生事情,又述了一遍。

却说杜十娘在舟中,摆设酒果,欲与公子小酌,竟日未回,挑灯以待。公子下船,十娘起迎。见公子颜色匆匆,似有不乐之意,乃满斟热酒劝之。公子摇首不饮,一言不发,竟自床上睡了。
十娘心中不悦,乃收拾杯盘,为公子解衣就枕,问道:“今日有何见闻,而怀抱郁郁如此?”

这不算是试探。

严格说,这个钱本来就该李甲出,不是吗?杜十娘出这个钱是名不正言不顺的,那不是李甲替她赎身,而是她借李甲自赎自身了。赎完之后归于一家,这个时候杜十娘藏金不露,坐视李甲唉声叹气,这个才算是有问题。在那之前,那是李甲应该偿付的责任,不算是特意考验和试探他。

但是,退一步说——人能不能试探人?从道义上说,试探人是否是个合乎道德的手段?

答案是——当然可以。

无论你喜欢还是不喜欢,人家都有权试探你。任何时候,任何地点,任何交往,本身都是试探。人家有权根据自己看到的和推测到的做出决策上的改变,这个权力永远都有,不是吗?你难道不是这样?你也要通过观察对方的各种行为去猜测对方爱不爱你,然后你也要根据这个判断去行动。

真正的差别,在于你要不要故意纯以查找这个真相为目的安排一些行动。对于这个问题,答案也是——当然可以。

但是,要提醒你的一点是——你要当心你得到的结果并没有逻辑上的支撑性。

比如说:女人问“到底是我漂亮还是她漂亮?”心里暗自想着:要是他明看着她漂亮却说我漂亮,说明他情人眼里出西施,说明他爱我
这就欠抽。为什么?因为这没有逻辑必然性。为什么这类试探令人愤怒?不是因为它们是试探,而是因为它们是【不可靠的试探】。你要试探我是没问题的,但是你弄得这么荒腔走板,凭着这么轻率的“推理”断言我爱你或者不爱你,这令人愤怒。因为这意味着你拿我们做儿戏,轻而易举就把我们置于猜疑的境地。

这才是错误真正的点,【不是试探】,【而是轻率】。

仔细想想——“你要给我买钻戒,不然就是不爱我”,存在证明关系吗?
“你妈和我都掉水里,你要先救我才是爱我”,存在证明关系吗?
“我和别人吵架,你要帮着我骂别人才是爱我”,存在证明关系吗?

这类试探你可以全都列出来。你会发现它真正冒犯人的不在于试图找到真相这个意图,而在于手段的粗糙和结论的不负责任,在于不容分说的蛮横无礼。

那么回头来看试探本身——要想设计一个真正逻辑严密的试探是非常困难的。真爱无敌,那意味着爱有各种不可思议。

把你按在膝盖上狠打,未必是不爱你
对你铁面无情,也未必是不爱你
对你千依百顺,也未必就是爱你

尽管试探本身不是不可选的,但是因为严密的试探极难,所以我不推荐你自己动手设计试探。爱本身已经是很难的事情,顺势而为,事实上人们已经在不断的考验之中了。你以为穿高跟鞋很舒服吗?粉底唇彩很舒服吗?吊带裙蕾丝边丁字裤真的是她的选择吗?为了你的面子在你父母面前低眉顺眼很舒服吗?忍受你的混账脾气,很容易吗?你很玉树临风吗?她和你在一起,没翻脸,没走掉,已经是试炼。多余的试探和考验是几乎没有必要的。如果说有用,那也仅限于尚未建立亲密关系之前确定心意时可能有用。建立关系之后,人为他人的地狱,她还在地狱里,还需要什么试探?

——————
整理:希瑞
编辑:剑寒秋水
审核:剑寒秋水
二次整理:四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