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染病与绝症

好吧,我简单说说吧。

你爱了一个人,这个人有病,而且是传染病,或者绝症,你要怎么办?对方有传染病,还是不顾防护措施的提出要求,怎么办?

这实际上是【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你不可以不甘心,不能因为对方有这个缺陷就准备闪人,自己去想办法,总有办法的。传染病,不能用传统的性方式,或者不能用主流的生活方式生活在一起,那么就去找能生活在一起的方式,去找可行的其它性方式。没有必要一定要采用传统的方式来生活或者性爱。生活方式千千万万,性的方式也有千千万万,不管什么样猛烈的传染病或者绝症,都不足以成为“我们找不到方式一起生活和性爱”的理由。

有人认为这行不通,其实并不是行不通,而是他们自己【不愿意接受】。为什么不愿意接受?因为【贪胜于爱】。他们不愿花时间寻找那个方式,也不愿意接受那种方式带来的效果,他们只想要自己想要的那种满足,想要那种满足到了超过在意爱的原则的程度。因为这样,他们才觉得“寻找适合这种特殊情况的方式”不可行。这实际上,不是这些方式不能带给人满足,而是人自身【欠缺满足的能力】。

你是得了癌症,我们是爱不了多久,但是难道爱的每一分钟不都是赚的吗?

你是得了传染病,我既不能吻也不能插入,但是难道哪怕仅仅的彼此看着就不是赚的吗?

如果没有你,这些都不会有了吧?

爱从无亏损可言。并不是等到将来结婚才算是结果,或者生了孩子才算是结果,而是在一起的分分秒秒都是结果。有历史,就已经有所得,而且是无法估量价值的获得,哪里还容得你谈不满足?

现在我们再来看第二个问题:假设对方要求你满足贪欲怎么办?他在明知对你有伤害的情况下要求你满足他的贪欲,你怎么办?

【爱,需要与被爱相对应】。告诉他这对我有害,你不能爱不爱你的人。不是因为你需要对方的爱来作为你爱对方的交换条件,而是因为对方若不爱你,你就没有办法去操作对对方的爱。你在考虑要怎样去爱对方的时候,一旦对方对你不是爱,你就会发现【没有无害的解】。无论你打算怎么做,你所做的都可能演变成对对方的剧毒。

你愿意为对方付出一切,对方拿来当中了六合彩,天天白吃白喝混吃等死,你的爱变成什么了?变成了麻醉剂。你要是拒绝他呢?因为对方是贪而不是爱,必定又会痛不欲生,结果还不如你当初什么也不做,不进入这段关系。无论你同意或是拒绝,给予还是不给予,宠爱还是不宠爱,都是伤。对方都会要么痛苦,要么更痛苦。因此你【爱上】一个人,然后你想要【去爱】,你必须先看到对方是在【爱你】。

没有【他爱你】这个条件,你可以【爱】,但是你不能【去爱】。换句话说,出现对方不顾你的死活也要爽到这种情况,意味着对方已经把你实践爱的基础拆毁了。不是因为你非要什么回报才肯去爱,而是没有他对你的爱做解毒剂,你对他的爱就全是毒。

你如果爱他,就要【立刻停止】【去爱】,【至少也要停止加害】。如果你不停止,那么你会得到什么结果?要么他一直都没有爱你,于是你对他的爱把他毒害到七孔流血。要么他有一天爱你了,对自己当初对你造成的伤害难以释怀。他要是弱逼一点,极其容易来个“是我对不起你,我太糟糕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停止和离开”。因为这货自己承受不起自己干下的王八蛋事他要跑路!要害还不在于你有没有吃亏,要害在于这货跑了这个路,下半辈子极容易弱逼到底。因为他再也不敢爱人,也不该被人爱了,这种结果操蛋之极,一个赢家都没有,甚至连一个输得不算惨的输家都没有。大家都【输得精光】,你【付出了一切】,【把事情搞砸了】,并且反而【对他造成了最深重的诅咒】。这比“付出一切,什么都没得到”还要失败得多。

所以,答案是如果对方公然提出违背爱的原则的要求,那么这段关系就要【立刻】【中断】。

“公然”的意思是:对方明知这不符合爱的原则,也明知你明知如此。他不知道这不符合爱的原则则不算。

他不知道,那你能不能教他呢?

能不能教自己的爱人学习爱,这是一个“边缘问题”。它有两个截然对立的方面:你去教他爱,有利于你自己,并且很容易在将来反而彻底破坏他对爱的信念,一旦恶性分手,对方极其容易背道而去。于是长远看,这对他非常有害。

你教他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你如果不教,你就还有原谅他的理由。你一旦教了,他再继续坚持,就满足了“公然”的条件。他【可能只是】【孩子气的撒娇】,可能是小男生【近乎必然的漫不经心】。但是,他的话一出口,你就再无原谅的余地。他很可能漫不经心的把你逼到无可选择,【只能】断然分手的程度,而他不会理解。以他那时的心智,他只会这样看待这种事——你给自己的拒绝找了一大堆拐弯抹角的【理由】,总之你是不愿意上床,你很自私,你很讨厌,你很绝情,然后他会跟你耍脾气。全然没有意识到,你不是在撒娇或者赌气。全然没有意识到他那些小脾气,每一句都让你再也不能回头。这种情况极其容易发生,如果你退后一点,去看更宏观的图景,那么,事实上更好的选择是【不要讲】。你没说,他便是无心的,你便可以原谅他。你更好的选择,是笑笑,拒绝,但是不解释,不翻脸,等他慢慢遇到事情,自己明白。他不懂,他说那样的话就不能拿来做不爱你的证据。从法理上说,你的实践爱的基础就仍然存在。你不要去跟他讲,讲了这些东西的结果太容易三步两步演变成基础崩溃。 

——————
整理:花生和尚
编辑:花生和尚
审核:四季
二次整理:四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