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失败的标准

我们这次来讲【失败的标准】。

我们之前说过要立志,你必须要像勾选购物清单一样把该栽的跟头栽完,要把该承受的失败都经历过。生意没有失败过,就不要立志“做个伟大的商人”,而应该把目标先定义为“尝试了解做生意是怎么回事”,直到你确实老老实实的承受了失败,你才能把你的意愿提升到立志的级别。

那么这里面有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就是什么样才叫做遭到了这种失败呢?以做生意为例:是一开始亏损就算是失败了吗?还是初期投资全部亏光了算是失败?还是花了几百个小时做生意,结果赚到的比去打工赚的少就算失败?还是说亏到欠了一堆高利贷,被人追债砍死了才算是失败?这个问题对所有的志向都普遍的存在,就是失败看起来是“分级”的,而且似乎在任何一级接受失败都太早,因为很大程度上“过程性的失败”是成功的一部分。你要怎么才能知道你现在是真的失败了,还在正在成功的途中“过程性失败”而已呢?你没法知道。或者说,至少是很难知道。某些事情——譬如制造永动机——是可以通过逻辑来判定注定失败的。可惜的是,这样的事情并不太多,绝大多数事务,都是无法在事前甚至事中预言结局的。因此,打算依靠“结局”来判断是否已经失败了,这是行不通的道路。

这条路走不通,那要怎么办呢?答案是这样的:《立志》这一语境里所谓的【失败】,就是【在你承认你之前已经全力以赴的前提下承认你没有达成你的目标。】要点不在于你“离达成目标有多远”,而在于你是否能毫不回避的、毫不自欺欺人的承认你已经全力以赴。当你期末考试本来准备考90分结果只考了80分,你不要想“这是我太贪玩了,我可以考更好的,不要紧,我回头不这么贪玩就行了”。事实不是这样。事实是你这个人不玩那么久就无法坐下来学习,你自以为“可以随时压缩”的“贪玩”,实际上对你【已经是全力以赴】的状态。不要想“只要我再认真点就行”——事实是目前你已经达到了可能的最认真的状态。【你始终都处在你可能做到的最好的状态】。所谓的“更好的状态”根本不是因为你“不认真”所以被你“收起来了”,而是它本来就是你自己的【幻想】。你之前根本【做不到】更认真,也【做不到】更努力了。你就是一个每天不玩四个小时游戏就无法看十分钟书的人,而不是一个“本来可以耐心看六个小时的书只是临时玩玩”的人。

人们之所以总要走到山穷水尽才开始承认失败——甚至直到撞死在南墙上还说只是运气不好——最大的祸患就是总是认为自己“尚未拿出全力”。一切的失败在那句“这是我还没认真起来”面前都可以被涂改。总是用这句“我还没开始认真”来遮掩,则你可以回避承认一切失败。这样你就非要弄到家破人亡这类总失败才能算是积累了一点失败了。问题是,这种“总失败”的性质极其复杂,是无数种问题综合起来最后压垮你的持续能力的结果,你很难确切的归因于是你的处世问题,还是你的学术能力问题,还是你的资金运用问题还是你的感情观念问题,或者是你的身体问题,或者干脆是你的运气问题。

第二,总失败是极其惨痛的。人们在那种心情之下,一旦觉得痛苦难当,几乎必定要找离自己最近的出口先逃出生天。而最近的出口,几乎总是“运气不好”和“都是XX乱来”,于是总失败也未必能算数。所以,你发现你很难积累起失败的经历的根本原因其实并不在失败的判定标准很复杂——事实上上述任何一个标准都可以拿来用——而在于你总是会抱着一种“我还没全力以赴,只要我认真起来就没问题”的幻想。只要你反过来接受这样的事实——任何时候你的表现都是你能做出的最好的表现,一切事情发生的样子都是它们能有/该有的最好的样子,你就能真正不断的看到事情到底有多难,不再总是无视你自己的失败而将事情看得都很容易。

一个人在立志问题上能犯的最致命的问题就是抱着“这事我完全能搞定”的把握感轻易宣布“我以后一定要XXXX”。你不知道它到底难到什么程度,你对它没有敬畏,你就无法真正抱着“尽力去做,失败也要做”的心态。真正的志向都是【不期其成】的,能做多少就是多少,成败由天,但求无憾于心的。之所以要做它,不是为了什么建功立业出人头地,而是因为觉得不做它就辜负了自己,不做它自己就把自己浪费了,能不能“成功”是置之度外的。唯有这样才能超越功利,才能脱离时时“不顺利”带来的干扰,才能不总是拼命算账,帐一算不平就各种想跳槽。

【志向是没有跳槽这一说的】。甚至也没有“亏损”这一说。也没有成功这一说。不到这个地步,你心里的那个东西就只能叫做欲望,【不能叫做志向】。你随时随地都可能因为事情不顺利而掉头而去的东西怎么可以叫志向?不顺利,就喘口气接着想办法。在那之前,你要做好不顺利的准备。你要先睁开眼睛,不要用“我还没认真起来”把种种问题涂改掉。抱定端正的态度,你很快能积累起足够的敬畏,然后你才站到了“明知非常困难,仍然愿意勇往直前”的节点上。从这个节点开始,才算是立志了。

这一节说完了。有问题请问。

谈话者一:刚才陛下讲到“积累足够的敬畏”,这个“敬畏”是敬的什么?

可能性,出问题的可能性。天威不测。

谈话者二:什么才算是端正的态度,没有一丝的侥幸心理?

是的。就别想着成功。而要想着就算是失败,你是不是也要做。

谈话者一:“志向”是从“欲望”脱胎出来的吗?

不是。志向其实是种“反欲望”。【志向是在放弃了实现的渴望之后才成立的东西】。

谈话者三:多余的只是你的幻想,不算真知。我还没全力以赴,只要我认真起来就没问题。因为你只能这么认真,【认真起来】也是种幻想。

没有什么靠谱的牛人会说什么“这是我还没认真起来”这种弱逼话。说这种话很丢脸的。错了就是错了,输了就是输了。“没认真起来”纯属扯淡。

谈话者四:说“没认真起来”就是自欺欺人。

就算不是自欺欺人又怎样呢?这对你自己绝不是什么有好作用的话。说多了纯属坑自己。说得自己很相信这个,有什么好结果吗?下回自己又要把握十足的去开新项目,然后赔得稀里哗啦,最后又一句“那是还没有认真起来”交代一下算了?重要的是你在赔钱啊,老大。最后赔光了你就没饭吃了。谁管你什么认真不认真啊。

——————
整理:哪吒
编辑:哪吒
审核:四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