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何谓志向

我们首先要考虑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何谓志向?

志向,即“志向的方法”的结果。这看似一句废话,但是其实不是。我们来看看这句话:“我想成为一名科学家”,或者“我要征服世界”——这是一种典型的表达志向的句子——我想,我将,我要,我们总是用这样的句子来表达某种意图,某些想法。我们把其中一些比较远的就叫“志向”。但是你为什么要成为一名科学家?或者你为什么要成为一名亿万富翁?这背后的理由,这个【推出这个结果的方法论】,才是冰山沉在水面下的部分。我要成为一名科学家,这样我就可以很出名,可以得很多奖章,然后有很多人知道我,我可以光宗耀祖可以流芳百世,我还可以得到很多钱衣食无忧……

看到了吗?在这个方法下,“志向”其实是【途径】,而非目标。在我们一般的语境里,对志向的表达几乎全都隐藏着这样的背后的诉求——我们所表达的志向,本质上几乎都是【途径】,而【并非】真正的【目标】——甚至包括类似“我要努力实现共产主义”这样的表达也是一样。志向最令人挠头的地方就在这里:它被表达成一个目的地,事实上它却只是一个中转站。

因此,我们经常看到有人轻易的切换“志向”。当一个孩子长大到一定程度,他发现当科学家可能不是实现功成名就的最佳途径的时候,他便改了:“我要当一名优秀的金融投资顾问~”而这种修改,无疑是志向问题上的一种大忌,带来的损失是【战略性】和【根本性】的。这种重大的错误的根源在哪呢?就在于没有认清【志向只是志向的方法的结果】。你真正需要在意的,是你【志向的方法】——【这个方法本身在数学上和逻辑上,应该有一个稳定的输出。】你应该【首先】着眼于改进你的志向的方法,使得它获得逻辑上的稳定性,【然后】才能去看它会向你抛出什么样的结果。

没有经过对志向的方法的千锤百炼的人,事实上是在被一个从未仔细被检查过的默认算法【玩弄】。这个默认算法是什么?【实时安全感最大化】算法。它会不断的对你抛出各种新志向,不断引你跳向更大块的浮冰以免被海水淹死,但是它并不能保证你最后一定会跳上陆地。大量的人最后跳到一块看起来很大的浮冰上,最后不知所踪了——整个一生都不过是一场跳浮冰游戏。他们不断的跳向更大的浮冰,直到找不到更大的浮冰或者最近的浮冰再也够不到,然后祈祷这块浮冰不要消融,祈祷它带着你去到应许之地——这就是大部分人的大部分“志向”的【本质】。

注意,这并非一个绝对坏的算法——有相当的几率你最后会落在一块恰当的浮冰上,这块浮冰有相当的几率被洋流载着飘向一块陆地。从宏观数字上来说,自然给人类安排的这种“默认的志向的方法”,就像安排候鸟迁徙——经过千万年的调试,遵照这种本能的方法不断立志,有很大几率你可以正常终老,实现你的全部生物性既定目标——我是指结婚生子然后活到正常平均寿命。到了四十岁之后,你的所有周围的浮冰都飘开之后,自然的本能自然会教会你“乐天知命”,教你学会接受“这块浮冰也不错”的念头。这是一种“志向的方法”——而且假设我们以“五子登科”为衡量的标准,那么从数据上看,它并不是一种最坏的方法。它成功达成“生了孩子并尽享天年”这一目标的几率并不低——就像大马哈鱼的繁殖率并不低一样,演算了几百万年的遗传算法总是没那么坏的。

【除非】——注意这个【除非】——【除非】环境发生巨变。而现在这个时代,正是一个【巨变的时代】——浮冰化得太快了。

感觉到了吗?你立了一个“志”,转眼它就显得不合时宜了。假设你死抱着不放手,它甚至会开始显得荒谬,不容你不惊慌失措的跳到另一块冰上去。你的行业,你的职业,你的位置,随时随地可能会因为某种你抗拒不了的变化突然转向下坡路——于是,“志向的方法”就变得尤其重要了。你得改变你的志向的方法,并且把【改进志向的方法】当成立志之前【必须要做】的事。你不是16世纪之前的人类,他们可以省掉这个步骤,因为他们的时代,浮冰几乎是不会融化的。你是二十一世纪的人类,你脚下的浮冰几乎必定会在六个月内融尽。因此,你必须花时间学会分辨方向;必须学会看到陆地在哪边;必须学会估量冰块的融化速度必须学会分辨洋流;必须学会勇猛和狡猾的赌博;必须练成必死的觉悟和矢志不渝的心态。并且在这个过程中,在不断的“做立志的作业”的过程中,不断的修正你的算法——直到你的算法令你相信值得像维京人第一次航向南方无尽的大海义无反顾,你才真正谈得上立志。

少年期看了什么东西很羡慕所立的志不过是【儿戏】。我知道你们经常看到各种励志片,向你们展示各种成功案例,但是那些其实不过是恰好搭上了大块浮冰的家伙罢了——故事曲折少到用一百二十分钟可以说完,这是多么明显的幸运。而在明了志向之前,谈爱基本是不合适的。勉强去谈,主要的内容将必然是肉欲、安全感之类的东西——一场纠结之后总是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今天先讲到这里。

既然说:明了志向之前,谈爱基本是不合适的。前面又说志向是不断修正的,脚下已是浮冰,那么谈爱也是不断的不合适的?

这是个好问题。

就志向本身来说,的确总是和爱不合适,没发现吗?我们总是在谈“事业与爱情的平衡”,这个话题每次谈起,其实都在暗示着当时“事业”和“爱情”不合适。正因为如此,我们现在把目光转向了【志向的方法】。有什么不同呢?【志向的方法】可以重新给你【不与当下的爱矛盾的志向】。

你要固守的,是你的【志向的方法】,而不是你的志向本身——这种方法本身可以协调各种阶段志向与爱之间的矛盾。它给了你不断的调整的余地,可以消除“志向强迫症”,类似“我的一生是一座一厘米误差都不可以有的大厦”这类、“我要做旅行家,所以你要是不能适应漂泊的生活我们就只能拜拜啦”——我把这叫做“志向强迫症”。这种志向的方法就是简单的“一条道走到黑”式。最可耻的是,这货用这种理由坚决的拒绝了妹子们之后,过了三年,你看他有多大几率在做旅行家?这货老老实实在坐办公室赚钱糊口!

恩,就以这个货为例子吧,如果重新给他回头走一次,他怎么走为好?又能有妹子又能当个旅行家?

这个是大哉问了。

我们这一章都要谈这个内容,实际上这恰恰就是我们这一章要解决的问题。目前来说,我们的结论至少是“实时安全感最大法”和“一条道走到黑法”都不行。前者可以支撑关系——它有柔性,并且关系的安全感也被纳入计算,但是前者和爱能恰好兼容的几率很小——这也是为什么纯碰运气真爱难寻的真正原因。后者连生存几率都不大——恰好赌对了冰块可以活命,但是还要去赌有没有人肯上同一块冰块——这几率已经不值得认真考虑了,只能供自以为机会无限的少年们用。

——————
整理:贝贝
编辑:小鬼
审核:四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