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8 批评和赞扬(II)

我们讲到了批评与赞扬的首要问题:不要针对个人,也就是我们最常说的【对事不对人】。对事不对人,这是千万年说烂了的老话,大家都知道这是好事、这是应该的。问题是,要怎样才能【做到】对事不对人呢?要点在于【最后要落脚于规则】。

我来解释一下这个差别:比如某人奋不顾身努力工作,签下一个大单。老板很高兴:某某某同志非常好,我决定奖励他二十万!这就不够好。下面的人会想:擦,其实这是因为这人是你小姨子的老公吧。你早就想把公司利润拿来分给自己人吧,这只是找个借口吧。

要怎么样才能对事不对人呢?你要在后面补上一句:我们公司从现在开始设立这样一个奖项——凡是符合XXXX情况的一律要重奖。具体条款工会和秘书处商量一下拿出个条款来我们具体敲定。或者某人犯了错误,你批评他:这种事绝对不能容忍!下面也会想:擦,其实是你看他不顺眼吧。你要加上——什么叫“这种事”,怎么认定、为什么不可以、出了这种事以后怎么处理。你的着眼点始终要去针对【以后的所有人】,而【不是】【现在这件事】和【现在这个人】。如果你够聪明,应该更进一步:现在眼前的这次过犯,因为我们以前没有定规矩,因此责任首先是我担——因为我是定规矩的人,罚款要交,我替眼下这个人交。这样就【彻底的】没有【对人】,做到了【完全的对事】。

近在眼前的这次奖励,以前没有定规矩,所以要奖赏,要从我私人的腰包里拿出钱来奖赏,而不能动公司的公用账户奖赏。形成了制度,制度公司表决了,以后用公司的钱来奖赏,这样,你就做到了【对事】,而没有【对人】。

你也许不是团体的领袖,可能只是团体中的个人,或者是两人团体(譬如情侣)中的某一方,

那么这个原则也是一样:要最后落脚在规则上,在将来的契约修改上,而不是眼下的惩罚、找补或者奖励上。眼下的惩罚,最好免除;眼下的奖励,最好作为临时的激励,重点在于将来的规则。你不是老板,你批评的是公司里的某项事情,那么你最后要能证明你不是对人的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你的结论要是“建议公司的XXX政策应该怎么修改”,而不要是“眼下这个人要怎么处理”。眼下这个人要怎么处理,是老板们的事,不关你事。如果你是话事人,那么眼下这个人要怎么处理是次要的事,重要的是以后怎么办,这就是做到【对事不对人】的诀窍。

赞扬与批评,最后一定要落到【制度或者契约改进意见】上,而不要落到【对这个眼下的对象的奖赏或者惩罚】上,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说批评和赞扬是【公礼】的原因。因为做得正确的话,批评和赞扬的结果一定会是对【公共契约】造成了影响。违背这一点,私人化了,则做出批评和赞扬的人会被周围的人自然而然的看作“有问题”,有【公报私仇】和【假公济私】的感觉。

这一节就说到这里。

——————
整理:花生和尚
编辑:花生和尚
审核:四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