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7 批评和赞扬

我们之前讲了致谢与致歉,这两者属于私礼。为什么叫做私礼呢?因为在默认情况下,它们是私密的,它们的结果于是也主要是调整了施受双方的私人关系。尽管有时候这里的“双方”并不见得是指两个个人,也可能是指两个人数众多的巨型组织,但是这仍然仅牵涉礼节的双方。

而批评和赞扬则不同,批评和赞扬被我称作【公礼】。为什么呢?因为批评和赞扬首先涉及到你的伦理观和价值观,你之所以批评一个人,实际上表明了你对整个世界的看法。仔细想想看,你会发现批评和赞扬并不见得是针对个人的。即使你将它们指向某个单独的个人,其实也只是因为对方成为了一个普遍的原则的具体触及者。这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赞扬和批评,如果是出自【私愤或者私惠】而不是出自【义愤和公心】,则会对赞扬者和批评者本人造成【名誉的自然损害】。

发现了吗?你可以因为非常私人的原因感谢某人或者对某人道歉,随便你怎样,这是你们两个人的事。如果你因为【个人受损】就批评某人或者某事,你的批评是【无效】的,并且还要收获“公报私仇”、“take it personally”的评价。如果你因为【个人受惠】而赞扬某人,你的赞扬反而会令对方尴尬,并且还要收获“溜须拍马”的评价。很多人都在疑惑“为什么我一夸人就被说拍马屁,一骂人就被骂小肚鸡肠,而别人这么说就没事?”根结就在这里。

所以,赞扬和批评的第一号问题就是这是【公礼】,必须要【去个人化】,这是它们的【第一要务】。记住这句话——【永远不要因为你个人的原因去批评和赞扬他人】,【永远不要】。

现在的问题是,【你要怎么可以做到这一点】?首先我们讲最简单,最机械的办法:【批评令你受惠者】【赞扬令你受损者】。假设你暂时完全无法分辨公私界限(这个界限本身就很复杂),那么你有这么一个最简单最机械的手段,就是令你受惠者,你要【感谢他】,但是你【不要赞扬他】。你可以感谢——“谢谢某某给我升职/加薪/帮助,我会继续努力不辜负你的恩惠”,但是不要【赞扬】——“看来我们公司有了一个好领导啊~~”。这话一说,整件事情立刻就变味了,发现了吗?

这个规则是简单粗糙的,所以用起来要【保守】。什么意思呢?也就是令你受惠者,在批评之前【多些耐心】。当你看到“值得批评”的地方的时候,你有必要多些耐心。你还处在执行机械原则的初级水准上,还不大分得清什么样的批评有什么样的程度。在这个阶段时,你要记住一点机械的原则:起码推迟一段再说。对于赞扬也是一样,在机械阶段,【不要】【又快又猛的赞扬】。发现了“值得赞扬”的点,等一等,等几天,看看再说。为什么我要在“值得批评/赞扬”上加引号?因为尚处在机械阶段的你,很可能结论下得太早。

第二,在赞扬和批评之前,你要有一个明确的“跳出你自己”的过程。这个过程有个简单的手段来实现:

1)去掉名字和身份来看待事件。设想这个赞扬和批评来自匿名的人,指向你所不知道的陌生人,这事会是什么样。

2)站到事件【外部】去考虑。你是供货商,他是经销商,你们之间出现了矛盾点,你要考虑是非,站到【消费者】、【其它供货商】、【其它经销商】的角度考虑。不要考虑从你的角度来看这件事是好事还是坏事,而要考虑从【外部的角度】来看这件事是好事还是坏事。

3)在事件之外的语境探讨这个问题。举个例子,找类似本群这样的地方,在匿名的状态下,和一群匿名的人就这个具体的事件来抽象的探讨一下你的问题,直接去听取他人的意见。可以是我们这样的群,可以是火车上的一群邻座的游客,但是有这个过程会好很多。

注意:现在是【机械的阶段】。这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你不管是什么级别的赞扬或者批评的冲动,都最好自己约束好采用一些【固定的程序】来执行这些操作,然后再赞扬和批评。你可以设计一项仪式来完成这件事。我举个例子:你可以长期戴着一枚戒指,先做去掉名字和身份的考虑,手上把戒指转向一侧,再做站在外部人角度的考虑,把戒指转向另一侧,再跟所信任的某些对象说一说然后再开口。有人会想:啊,那么我岂不是要批评下某人都会弄得很复杂?那是因为【褒贬这件事本就该这么复杂】。【褒贬】是【非常重大】的事情,只有【愚蠢的人】才会在瞬间就决定说出口。

这是第一阶段,也就是机械的阶段。第二阶段,则是【永远不要把褒贬指向个人】,也就是所谓的“对事不对人”。这个我们留到下一节来说。

——————
整理:花生和尚
编辑:花生和尚
审核:四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