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5 致歉(II)

致歉的基本问题:

什么是致歉的首要问题?就是【什么时候该致歉】。这个问题的答案很简单:当你损害到他人的自由的时候,你应该致歉。从这一点出发,就出现了【致歉的基本问题】——傲慢问题。致歉的最基本问题,就是要【避免傲慢】。

这实在令人困惑——我明明是致歉,这还不够谦卑吗?难道说对不起还有傲慢可言吗?

有的,有人为别人的【一切不舒适】道歉,譬如“对不起我们地球的太阳太晒了”。很多时候“对不起我做错了”都应该被划进这个范畴。

“损害了别人的自由,就应该道歉”,这中间的头号问题就是什么叫做“损害了别人的自由”。如果你把“在我身边和我接触的人只要受到任何损失都是我的错”当成“损害了别人的自由”,你就是【傲慢】的了。因为你的标准和上帝一样的高,你认为“他人的自由”是一种【完美的】、幸福的东西,以至于任何打破这一点的行为都值得道歉。你的意思就是“维持他人的那种完美感受是人的及格线”。这个想法,会导致【你整天道歉,却极其惹人厌憎】的【最坏结果】。于是,怎么去划定这条及格线就成了道歉的首要问题。

这条线本身结构就很复杂,它不是一条线,而是多条线形成的【纵深结构】。

第一条线是【平均水准】。也就是说,凡人都不会犯的错,你犯了,你需要道歉;凡人都难免会犯的错,你未能避免,你需要表示的是【遗憾】。

这条线本身是模糊的,这取决于你对“别人都会”和“别人都不会”要有一个认识。要想让这条线真的切实有效,就意味着你平时就要多接触人,多观察人。见多识广,历尽世事,能大大的帮助你准确的掌握这个限度。而要做到这一点,首要的就是要抱着拥抱世界而不是抗拒和贬斥世界的心。不少青少年初出社会,很容易就愤世嫉俗。工作之外会用最快的速度躲回自己的小圈子甚至直接宅着。 “不和讨厌的人打交道”“何必自找苦吃”。后果就是迟迟难以把这条界限凝固成形,把握不住“别人一般是否会/不会这样”。于是就试图转向纯理论,某种理想逻辑,理想算式。 “凡是别人吃亏了,我都应该道歉”就是这样一种“理想公式”。于是最容易一脚踏进泥潭,堕入“越道歉越惹人厌其傲慢”的境地。【这实际上是对你厌世的一种自然的报应】,你对它不公,它便对你无情。看明白了吗?

第二条线,是【你自己愿意承担的责任】。道歉,意味着【对责任未能履行的承认】。

但凡道歉,都意味着你打算承担某种责任。【如果这项责任没有声明过,这种承担就是傲慢的】。说得够清楚了吗?除非那项责任是提前声明过的,否则你为从未声明过的责任道歉,就会显得傲慢。不,不是“显得”,而是【就是】傲慢。但是这样里有一处微妙的小变数:就是并非一切这种“傲慢”都是坏的。举个例子,你请人吃饭,为菜色不好道歉(这实际上和“一般线”有关)。你发现了吗?——你本来没有这个明确的承诺。那么这里你就的确要冒【被认为傲慢的风险】。人家可能会腹诽“明明菜色很好,这规格很高了,还‘道歉’,这真够牛气的”;人家可能会想“我根本没抱怨啊,为什么觉得我在抱怨?”,会想“我就这么小气么?”。这种【被误解为傲慢的风险】是真实存在的。

这对你就是一个两难选择了——你是要宁可冒着被误解的危险,还是宁可冒着低于一般水准而怠慢之的风险?遇到这种一根稻草就能改变结果的情况,往往意味着只要加根稻草就能解决问题。答案是【两者都可取,只是要有额外的修正】。

你【可以选】【无论如何去道歉】,但是要加上一个前提——你要允许别人误解,你要能愿赌服输。你不要事后发现人家觉得你傲慢你很委屈,你别喊冤,别掀桌。你提前抱定必死的觉悟,你就可以冒这种被误解的风险。

这实际上首先是一种【舍己为人】。宁可被误解,也不愿冒让你受不应有的委屈的风险。

这完了吗?没有。

真的被误解了,你【还要】【为引起了别人的误解道歉】。这才是完整的必死的觉悟。

你赌别人不会误解,赌自己不是狂傲,你得到了别人的判决,你赌输了,你要【道歉】,而不是【很委屈】:“我一片苦心,你怎么这样?!!”。你真的愿赌服输,就能做出一个荣耀的输家该有的本分——你要为赌输承担责任。

这事是公平的——你赌赢了,会得到人家的好感;你赌输了,人家要因为你的赌博而受伤。等于人家因为你的投机行为而受到了附带伤害。你要是不道歉不补偿,就成了你赌赢了好处归你,你赌输了人家要赔。

这是选择了道歉。

第二种选择,就是选不道歉。

在平均线上下,不积极的选择道歉,而是选择消极的道歉——也就是采用【不收到别人的抱怨就不道歉】的策略。

这是另一种赌法。

这恰恰也正是我们要说的第三条线:他人的抱怨——【以他人明确的抱怨为侵犯了他人自由的标记】。

这种方式有它自己的问题:它容易被人误解为怠慢无礼。

它也存在一个愿赌服输的问题。你选择了在可能被人会有不满的时候等待别人的抱怨,你要做好人家死也不抱怨然后在暗地里腹诽你的准备,然后【不要喊冤】,而是发现了对方其实是有怨之后,【要为自己的过度保守道歉】。

你赌了“等抱怨”,你赌输了。

赌赢了你可以省掉自己的麻烦和被误解为傲慢的风险,赌输了你就要为你错误的押注买单——你不冤枉。

等着别人的抱怨,还有另一重要害——这种心态容易造成你下意识的忽略别人的抱怨信号。

我们在第一节中讲过致歉其实应该是一种好事,一种应该欢迎和拥抱的事。但是,在你没有真正修炼到家,没有好好的体会到处理得当的致歉是多么好的一件事情之前,你会害怕的。你会无意识的想要回避它,你总会觉得致歉之后就要有麻烦的补偿过程,是一种很糟糕的体验。

于是【你总是会下意识的忽略别人的抱怨信号】。

于是,我们就得出了一个最简单的结论:越是少年越不应选“等抱怨”

只有【拥抱歉意】的人,才能安全的采用“等抱怨”这种省力的模式。

看明白吗?

因为他对致歉没有抗拒心和回避心,才能真正的把“等抱怨”这种策略用好。有抗拒心和回避心,还采用“等抱怨”模式,结果往往是最后人家要怒吼当事人才【略微】觉得“可能、也许、大概我是不是不妥”,而且这一点点“略微觉得的可能也许大概”还很容易被受到“莫名攻击”的委屈感给淹没掉。最后呈现出来的就是一个王八蛋形象了。

三条线——平均线、契约线、抱怨线——合起来才构成了“致歉的必要”的完整的判断准则。

你有明确契约的责任没能做到,你需要道歉,没有明确契约的东西,你要看社会一般水平,如果你年龄小,你要【机械的选择】【宁滥勿缺】而不要去等待别人抱怨。你要意识到你缺少【从致歉中收获惊喜】的体验。

只有你不断的积极的致歉,然后终于能感受到了足够的人性的宽容和温暖之后,你才能建立起对“致歉只要做得有诚意和表达得正确是件好事”的信念。有了这个信念,你才能去选择“以别人的抱怨为最后防线”的省力法。并且,在这个不断的宁枉勿纵的致歉过程中,你会很自然积累起丰富的经验和阅历,会很自然的更准确的把握那条平均线。

因为把握得更牢固,你在契约线上的赌博本身就会有很高的准确率。而且你也会发现这种阅历能帮你自动的提高对抱怨的敏感度,你知道自己做错了,你就会在踏过一般线的时候自动的提高“对方可能会抱怨”的敏感度。如果你经过考虑,没有选择提前道歉,而是等抱怨,你会很自然的再把这个敏感度提高一个等级。

于是第三防线会高度有效。

而这一切,都要从【身为少年时要机械的选择积极道歉】开始。

为什么要“机械的”选?

因为如果你给自己任何借口和理由,你都会抓住那些借口和理由不放,你可能会因为这个而严重的推迟达到圆熟的掌握致歉的准则的时间。

我们之前说过:致谢和致歉是两条腿,缺了一条腿,你的人生都站不住。双腿健全你可以行遍天下。

——————
整理:贝贝
编辑:贝贝
审核:四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