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2 致谢的礼仪

你对某人很感谢,然后你想送他礼物——哪怕是一句话——你要怎么做?

有以下几点你需要注意:

1)私密:世界上最无礼的行为,就是强加。当着满办公室的人说“XX我很谢谢你我送你一条金项链”,是最无礼的行为。任何礼仪(在这里指行礼的方式),在默认状态下,都理应首先是【私密】的。什么叫做“默认状态”下呢?

礼仪总是【从无到有】的。开会,总是从“不开会”,过度到“开会”;送花,总是从“尚未送花”过渡到“送花”。在这两个阶段转换衔接的全部步骤之中,【一定】要【首先】包含【私密的步骤】。你要召集聚餐,你要首先私下逐个通知;你要送礼,要么你直接私下送,要么你先私下问公开送是否有妨碍。第一步,都必须是私密的,否则你首先就违背了礼的第一要义——尊重他人的自由。你在办公室里大叫:“晚上大家别走,我请客。”你首先就很该死。为什么?因为你给所有人都摆下了一道难题。不错,你仍然可以宣称他人仍是自由的,因为你可以宣称别人仍然可以拒绝嘛。但是,你【增加了】他人【自由的代价】。对方当众说“不”,就要增加整个群体的疑惧,要承受各种奇怪的揣摩和猜测。

任何可以称之为礼仪的东西,都要首先解决一个问题:要么它的过程应是私密的;要么它的过程是公开的,但是要首先经过一个绝对私密的询问是否可以公开进行的过程。大家可能会想:那么比如我是组长,我要召开工作会议(这也被看作广义的礼仪),我是不是也要先私下挨个问你们要不要参加?事实上,这个过程你早已做过了——每个人都被私下给予过选择是否接受这种直接召唤开会的机会。这个过程在单独谈判劳动合同的时候已经被执行过了。任何不经这两个途径的、绕过了私密环节的礼仪,都是可疑的甚至是可耻的。

现在我们再来看,为什么谢礼应该私密呢?因为【不私密的谢礼,有谢礼之外的含义】。

举个例子——表彰大会。下面坐着全师官兵,上面师长发大红花给标兵。这并【不只是】谢礼。发现了吗?谢礼,本应该是【致谢者与受谢者两者之间的私事】。哪怕这两者可能都是很大的企业集团,各自都有成千上万人,可能是一千人在感谢另外的三千人,那也仍然应该是【私事】。一旦当着第三者进行,那便成了醉翁之意不在酒了,意在影响第三者的观感和心态了——这是谢礼之外的东西了。

作为致谢者,这绝非你可以单方面决定的问题。所以,对你来说首先要小心翼翼的避免这件事在对方没有机会说不的情况下公开化。在我们的体系里面,原则上我们不推荐这种公开化的做法。可能的确会有很多人在场,但是每一个人都应该在这场谢礼中有他的位置:他或者是致谢者共同体的一部分;或者是受礼者共同体中的一员;或者是得到私下邀请,而主动表示愿意参加的观礼者。

三者必居其一。

举个例子:我这个居民区遇到洪水,被解放军某部解救,然后我这个居委会在全体居民的授权之下召开致谢会,感谢整只部队,然后发请帖邀请记者和有关领导人出席。在场会有成千上万人,但是每个人都有一个合乎礼仪的立场。注意:什么叫做【私下】邀请?

就是【除了邀请人和受邀人,没有第三方对这项邀请知情】。你请了市长,那么除了你和市长,不该有任何第三方知道你请了市长。你【绝对不可以】对着电视台说:我们已经邀请了市长,正在热切等待他的回应。邀请行为本身的公开,【必须要经过受邀人的同意】。你邀请了电视台,在邀请的时候,这事不能公开的。只有在邀请之中,你可以问电视台:我可以公开说你们接收了邀请吗?电视台说可以,你才可以在向其他人提出【私密的】邀请的时候,说明“电视台已经接受了邀请”这一点。

公务活动中,经常有主办方说,还请了谁谁谁——假设这是完全合乎礼仪的,那么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受邀方表示同意在某个范围内公开的,要么应邀属于此受邀方的职务责任,受邀方不可以不应邀。

再举个例子,我开办公会,我告诉你这个会我们邀请了环保部门和公安部门,问你们是否出席。我都不必问那两个部门是否同意他们接到了邀请这件事可不可以公开。为什么呢?因为他们的职责所在,在这个工作会上出现是他们职责的一部分。严格说那不叫邀请,那是【传召】。
注意这个职责的范围,不是表示他们一定有【出席的义务】,而是表示他们有【接受传召的义务】。
私密性,是一切礼仪的起点。任何程度的公开,都必须经过严密的层层许可,需要仔细的思考这种公开是否经过了足够的同意,和足够的谨慎。 你可能请某人吃饭致谢,但是你开口邀请他的时候是当着很多人的面,那么尽管致谢本身可能只有你们俩在场,你却在邀请的阶段已经打破了礼仪的私密性,直接失礼在前了。

我用了如此大的篇幅来反复说明私密性的问题,用意也恰恰在于说明这件事可以有多复杂,可以有多敏感。

很多人觉得奇怪,为什么我明明很有诚意,为什么人家打死不受我的礼呢?

——老张,我请你吃饭!

——哎呀呀,不用客气了,一点小忙不足挂齿。

——来嘛来嘛,我订了最好的酒店!

——不用客气了,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不行不行,这怎么行,你帮我这么大忙一定不可以不来

——哎呀呀实在不好意思,我最近也不方便。再说大家都是同事,这事不是什么大事,不用这么客气了。
为什么老张绝对不受?因为一大帮同事都在看着。这一大帮同事心里在想:妈的是不是上次竞争上岗匿名投票老张帮这小子做了手脚啊。“这么大礼,肯定很大件事嘛”;“私下勾搭很热情嘛”。

请客这人可能还奇怪,为啥我这么热情他都不可能答应。老张心里在骂娘:你妈的一顿饭而已,我吃你这顿饭连现在正在蒙受的损失都值不回来,你他妈的是不是故意整我啊!不但如此,老张为了要避嫌,还必须得要以后绕着你走,【以示没有私情】。

不要误以为这事中国独特的人情文化,这是一切组织内部都存在的天然互动机制。无论什么文化背景都无可回避。任何一个组织的其它成员看到另一些成员有密切的私人交往,都必定要疑惧对方结党营私,未见尚有三份疑,何况耳闻目睹,岂容别人不忌?

你是要致谢,你不是要害人,也不是要拉人上你的船,那么你一定要尽可能做到私密。你不顾私密,那么你将会发现你致谢的对象忍不住的要把你的谢意解读为别有用心或者至少要当作别有用心来防范和拒绝。如果你浑浑噩噩的打破私密性,他浑浑噩噩的受了,你们自然要为自己的浑浑噩噩付出代价。不要为随之到来的排挤、猜忌甚至打击感到惊讶。就像你自己懵懵懂懂的跳了悬崖,不要为耳边呼啸的风声和眼前迅速接近的地面感到惊讶一样——惊讶也没用。

你这样做了,别人就不得不那样做;就像你往悬崖外跳,地球就不得不把你往下扯一样。骂别人道德败坏拉、心胸狭窄啦、猜忌多疑啊——这都跟骂地心引力太坏地面太硬一样的无谓。

————————
整理:四季
编辑:PP
审核:四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