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 致谢(II)

好了,我们开始讲东西吧。上一节我们讲了“致谢”,这一节是【礼物】。

什么叫做礼物呢?

礼物就是【寄托了善意的交付物】,它是谢意的载体。但是我之所以将它定义为【善意的载体】而不是【谢意的载体】,是因为存在一种特殊的礼物类别。这个我们在谈论完礼物的语言之后再来解释。

我们现在说说【礼物的语言】,我来列举一些条目:

贵金属:可以永恒,期待勿轻掷,可以救急,相信不会失去;

亲手制作:期待被单独对待;珍贵的食物:特别的回忆,无所求;

实用的:期待有所帮助,期望不被抛弃,期望常在你身边;

装饰性的:期望正式关系(因为会公开),标识共同体关系(徽记类),期望有所帮助,表达期许;

投人所好的:表示对你的了解、期望增加你的享受;

可兑换的:赠与自由,不期待回报(因为不易被记住);

周期性的或持续的:提示长期活跃的关系;

不署名的:无所求的,纯的;

巨大的:希望被广为知道和传颂的(例如一座图书馆);

带有预编码的:期望改变关系,期望被理解;

部分可修改的:期待结合,

小巧的:期望或不介意隐秘。

上面例举了一系列特征,每一种特征都有对应的含义。你所赠送的礼物,基本上总是若干种特征的组合。你要小心的思考它有哪些特征,这些特征表示了什么意思,你是否希望表达这些意思,你自己能不能接受这种结果。举个例子:你送对方消费券,你就等于在说:我希望增加你的享受,但是我不介意你忘记这件事。将来你就不要因为对方可能记不住而惊讶,觉得对方“忘恩负义”。譬如你赠送实用的物品,譬如一把指甲剪,那么你就等于在说:我愿意对你有所帮助,也愿意在出现对你更好的选择时候让路。因为人家用坏了,或者觉得不够用了,身为一件寄托善意的礼物就要能接受别人换用更好的东西。你不能强要别人因为这是礼物就必须迁就。

每件礼物因为爱这个语境,背后都有深刻的语言,会变成极其强力的表白,这就造成了礼物的一个重要属性:对话性。

【礼物在本质上总是一个回答】,也就是对对方之前对你所做的某件事的一种【回答】,你送出的第一件礼物,就已经是一件【回礼】。记得吗,它是致谢这个行为的附件,如果它不是一件回礼,那么它就变成了一种贿赂。简单点说:别人先无欲无求的办了事,你送的就是礼,别人没有办事,你先送,这便是贿赂。看见了吗,只有【作为回应而赠送的才是礼物】,不是对任何事务的回应的,就成了贿赂。但是为什么我们要说【礼物是善意的载体】而不说【礼物是谢意的载体】呢?因为存在“第〇件礼物”这样一种特殊的“礼物”—— 一个请求。

我们刚才说到【礼物全是回应】,那么这整个“对话”的第一句话是什么?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就是机缘巧合,对方未经你的请求就作出了对你有益的事情。第二种,就是【一个请求】。你先给了对方一个请求,你什么条件都没有给出,你没有说“你帮我做了这个,我会给你XXXX东西做回报”。这样的一个请求,就是我们说的“第〇号礼物”。第零号礼物是送给对方的一个机会,它本身没有任何实用的价值,不能卖钱,不能吃喝,不能被看作牟利的机会——因为没有任何承诺。但是它因为毫无承诺,就成了一个【爱的机会】。这个“礼物”的性质如此微妙,以至于它不能被看作对对方的谢意的载体。因为在这个阶段,对方没有做任何事,于是不存在“谢”,也不存在“回应”的前提。但是为什么我们仍然把它认为是一件礼物呢?

因为它仍是【善意的】,仍是对对方有帮助的,仍然是不期待回报的——因为你可以接受对方不接受这份礼物,也就是接受对方的拒绝。假设我们在此允许一点神学,那么这里还有一个重要的理由:它仍然是一份礼物,只是这个礼物的直接指向,不是【对方这个人】,而是【献给神的祭礼】。在最初你开口请求一个人办一件事的时候,你是在向对方给出一个爱的机会、一个得以被爱的机会。对方何以值得获得这个机会?因为神安排对方遇见了你,因为这是神为你安排的一个爱人的机会。你给出这个将令对方获得爱、令自己有机会爱的请求,这是【对神的苦心安排】的回礼。

健康的关系,最初发端于一次请求,依靠不断的出于感激的相互回赠而成长,这甚至比以“意外的受益”为发端的关系更牢固。有的人很吝啬,从来不舍得(或者也不敢)提出请求,因为他们太怯懦和软弱。他们怯懦和软弱,于是对伤害敏感。对伤害敏感,就总是觉得他人险恶,觉得他人险恶,就总是觉得别人是不可能对任何回礼满意的。因为觉得自己没有能力回礼,便从来不“冒险”赠与“请求”这件礼物,对神一次又一次的好意,他都因为怯懦而从不回应,于是他将【错过一切人】。这本身也就是天罚了,哪里还用的着落个雷来劈你一下?有人则胡乱发出请求,他人回应了,他却从来无法产生恰当的感激,这结果也一样。

这一节就说到这里。

今天先说一个“补话”,作为上一节的一个注释,追加到上一节中去。也许大家会注意到,我们上一节在谈论礼物的性质的时候,说过除了〇号礼物之外,所有的礼物都是【谢礼】。而即使是〇号礼物,从神学意义上说,也是对自然或者上天的谢礼,那么这里出现了一个问题。

就是【贺礼】和【赔礼】怎么算?

有朋友搬家,我送个陶瓷盘子,这是在回报什么吗?我打碎了人家的好唱片,所以赔给人家一个宣德炉,这个算是一种回礼吗?在我们的体系里面,【这不算是礼物】。在我们的体系里面,赔偿是赔偿,礼物是礼物,这是两回事。

准确的说,“赔礼”不是一件单纯的东西,它是由【赔偿】和【礼物】【加成】而成的。因此,它不能和我们谈论的礼物并列,实际上,它是【赔偿】【加上了】【礼物】。因此,赔礼应该有的礼节,就应该是双重的。

首先,赔给对方损失,说对不起。【然后】,【另奉一礼】,【感谢对方没有因此而断绝关系】。后者,是件【谢礼】。看明白了吗,后者可以是握手、可以是鞠躬、可以仅仅是诚挚的凝视,但是【后者是独立的】。前者则是为了给赔偿定性的必备的东西,”对不起”【本身】【并不算是礼物】,那是赔偿上贴的”以上是赔偿”的语言标签。后面那句“谢谢你的耐心和宽容”,才是【谢礼】。

而“贺礼”这件事,则被我们的体系完全排除在礼物的范围之外,它的本质是什么呢?它的本质是【伦理体系所带的【税】】,任何一种社会体制,都有维持成本。贺礼就属于这种“必备的维持成本”。不信回头去思考贺礼的性质,你会发现它甚至存在一个隐含的“税率表”,结婚应该送多少,搬迁应该送多少,生孩子应该送多少,各有规范。它的本质是一种【税】,一种留在某体系内的税收。这个税的额度,恰和这个体系所提供的扶危济困或者机会提供的组织福利基本对等。你会发现根据这种纳税的范围,你能画出一个大致稳定的成员图。这个圈子内,人人遇到收税时节都要纳税。根据一种规则,每次有不同的人接受这个税款,最后依靠这种相互纳税关系,建立了一个组织,一个在一定程度上资源共享和风险共担的组织。这实际上是一种社会组织形式,而“贺礼”是这种组织所自带的一种【工作】手段。它并不是我们所谈论的【礼物】,我们所谈论的礼物,全都有一个特性,就是【不存在【必送的义理】】。

送与不送,不存在任何预先的义务,举个例子,你可以做到赔偿为止,不多说那句“谢谢你的耐心和宽容”。发现了吗,按照传统的伦理,到这里你没什么不对的,这就算你做到位了。而我们的【礼】在此之【外】,它首先【必须】【不是】一种义务。因此,它才能成为【善意的载体】,而之前的那些赔偿算什么呢?它们是【对自我责任的认可的载体】。它们不属于礼,而属于【礼法】——以礼为形式的法。唯有把这两点区分开,你才能真正的送出【礼物】。而【礼物】和【礼法所要求之物】有什么区别?区别在于,前者【改善】关系,后者【维持】关系。【唯有】前者能【改善】关系,后者【只能】【维持】关系。无论后者的绝对数额有多大,都是如此。

今天就说到这里。

——————
整理:草原狼
编辑:草原狼
审核:四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