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hawk

皓首穷经

你们有没有买过带注解的圣经?感觉圣经的内容看不懂,一章下来上百个名字,AA生了BB,BB又生了CC,CC是DD的妻子,他们一起生了EE。我都不知道这是想表达什么。。

圣经其实是不能看的,因为非常的复杂。一般人很容易根据自己的想象随意解释,拿来当故事看,比如把神当成一个坏脾气的人,甚至一个神经病什么的。很多问题都不像字面上那么简单,另外中文的翻译很多地方有争议,所以往往更靠谱的是听有系统功底的人讲解。好多美国福音派的喜欢随手扯出一句来就拿来当棒子打人,这做法很成问题的。你说是不是原文,的确是原文,但是原文本身就很难说。圣经像本字典,人只要想在里面找到自己想要的词句,几乎总可以找到。希特勒都恨不得能找到杀犹太人的依据,喜欢外星人的就能找到外星人。

真的负责任的读法,首先就要认识到圣经的原意晦暗难明,读了若有所思就可以了。你寻求的指引,更多是隐藏在一团迷雾中,这团雾,要靠终身的阅历才能慢慢的在你面前显现出脉络。你慢慢的会觉得某一句可能才是真正的“纲”,其他的都是目,你可以形成一个很系统的解法,但是你总是还会剩下几个小片段,无法纳入到你的整个纲目之中。而另一个人则有他的纲目,也统和了大部分的内容,一样剩余一些散片。假设你够公正,退后一步看,你会发现这些不同的纲目体系彼此间大部分是同等级的,各有各有理的地方,而且在很多地方几乎一致。但是,偏偏不同的纲目体系之间又不能调和,每一纲目体系,都可以作为一个教派的基础,事实上教派也往往以此为界。

问题在于,对于一个普通人,要想说读圣经,需要极强的功夫才能构建自己的纲目体系,没有纲目体系的理解事实上几乎总是低级的滥解,摘出一句就去想把同性恋赶净杀绝的就在此列,拎出一句就认为妻子应该绝对服从丈夫的也在此列。这类不是在读经,而是在【撕经】,把一本经文撕成八千段,应景时捡威力最大的拿出来当砖头用。要避免这个,就要在读经的时候无所用心,明白自己读了不表示明白了,明白自己会背了也不表示自己明白了,明白自己觉得自己很明白了也不表示自己明白了,提出一切自己的主张,都不以圣经为直接依据,而仅以为一种呼应。这种学习和实践之间的神秘联系,真的是复杂非常,反而最快的办法,是去学习前人已有的系统纲目,多方参照,这甚至比阅读原文更为重要。去读那些神学论文,了解那些历史上的经文辩难,事实上要比你直接读原文然后急匆匆形成自己的看法要重要。

你要先通过那些经院辩论来了解经文要用什么样的态度去解释才算是稍微靠谱,你那时会惊讶的发现那些经院哲学家在看待一个句子的时候几乎要引用遍布整本圣经的无数地方来试图证明那个句子是自己主张的意思。他会列出大量相关点来,算日子,算人物关系,算历史背景,甚至列举考古证据,一句话就能花去一个人近乎一生的精力。而且即便如此,这个人仍然会说那只是他谦卑的个人意见,到了那样的程度,才算是有资格自称略懂,略靠谱,可以自信自己并未全懂,但是应该没有错太远。

一切经文级别的东西,几乎都是如此。而我为什么要说这么仔细了?因为你所爱的人的话,也差不多就是这样的东西。你抓住一句,自以为就懂得了真义,一句句留着,等到应景时拿出来当棒子,这其实也是一样的恶习啊。她的意思,你穷尽一生也难明白,穷尽一生,最多只不过能到“大概不会错太远的程度”这就是人类的极限了。

永远不要假设自己懂了对方的意思,甚至试图用对方说的话拿来证明对方自己的意思是错的,那跟有一天神真的在你面前你拿着圣经质问他你明明说过这个那个为什么现在又这样那样其实没多大区别。其实真相几乎总是你只抓住了你想听的部分,把别的部分撕去不要罢了。其实你弄错了,但是你手里抓着那个句子,你觉得论据充分得无需再议了,这是傲慢啊。

那么反过来,是不是意味着每个句子都不可信呢?是不是意味着圣经整个都是意在言外的隐喻了?就像谈恋爱时候充满挫折感的中二少年一样,很多人都会愤世嫉俗的说,女人说的不要就是要,说的要就是不要,女人问你好看不好看,其实不是问你意见而是要你夸——这类念头,就是在走另一条更危险的路,你这样去想,你读的还是经吗?

这明显是错的,照原意解也不行,照心意解也不行,两条简单的道路都是通往地狱的邪路。而唯一的正路,却又是人类一生走不到尽头的荆棘之路,这就是人类不得不面对的试炼。读圣经和思考所爱的人的意愿相比反而较为容易,为什么呢?因为圣经虽长却篇幅已定,虽然有各种貌似矛盾处,却又有一种可以相信大体存在的一贯性。而你所爱的人未死,她的言语所构成的经文就在无限继续,只要她未死,她的一贯性就在不断的移动,任何断言自己料定了恋人的意思的人是有多么愚蠢啊!远比拿着一页圣经就要肉体消灭一切同性恋的人还要愚蠢得多。

提前做好这种心态上的准备,你将大大的不容易因为频频料错对方的意思而懊恼,也不会因为过于挫折而反而向对方发泄你的所谓伤痛,也不会随意抓着对方的只言片语就认定对方不在乎自己或者不爱自己或者在撒谎,这是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的根基,是永远相信,永远依赖,永远期待的根基。但是对有的人来说,你过于正常会让对方觉得不正常,有些人更愿意相信那些撕心裂肺,泡吧,酗酒表现的很反常的才是爱,你要是在分手之后还和之前一样无二,那就说明你之前的爱是假的。

唯有一生已毕,我才能说我已听完你的话。

唯有再复一生,我才能说我略懂你意。

今生今世,这是没可能达成的境界。

因此,我是无法经由看见和理解来明了你对我的爱的,我只能【直接相信】,将信将疑的直接相信。就如同没有读圣经之前就相信神爱世人,我不能从圣经里去寻找神爱不爱世人的正反证据来判断神到底爱不爱世人,我只能把那么多正反证据看作曲折难明的爱,我也只能相信你爱我。正正反反,喜喜悲悲,并非只有正喜为爱,反悲也是,只是反悲较难明白,如此而已。

无论你是否真是如此,我也只能相信如此。更为令人困扰的是我对你的爱,我对你时时有怨恨,常常报恶意,我所愧疚无地的是,我知道你会把那些渣子也当成对你曲折难明的爱来接受,这对一个人是多么巨大的折磨,身为同行的“读经者”,我再明白不过了。那是要把自己的整个理性撕成粉碎强行反过来拼接的痛苦,是撕成粉碎反过来拼接也不行的痛苦。

两个写经的给对方留下的都是一本多难读的经。

皓首穷经,这就是真爱。

——————
整理:花生和尚
编辑:花生和尚
审核:四季